杭州网消费>>案例聚焦
杭州网消费>>案例聚焦
APP约车代驾遇事故 理赔担责有说法
 
2018-03-30 09:48:48   杭州网

    中国消费者报报道 随着网约车软件越来越快地进入人们的生活,与之相关的交通纠纷也多了起来。其中比较典型的是使用网约车、网约代驾期间发生交通事故,如何确定各方责任、损失由谁承担、保险能否正常理赔等问题。近日,记者就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审结的几起涉APP出行平台交通事故案件,采访了相关承办法官,帮助消费者厘清涉APP出行平台交通事故的责任和义务。

    乘客下车致人伤 平台承担“替代责任”

    典型案例

    颜某乘坐廖某驾驶的网约车,在拥堵停驶等待过程中,自行车驾驶人秦某经过廖某车辆右侧时,颜某开启右后车门与秦某发生碰撞,造成秦某受伤。该事故经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认定廖某负全部责任。

    随后,秦某诉至法院,要求廖某、廖某车辆的保险公司及网约车平台公司、乘车人颜某共同承担赔偿责任。

    庭审中,交强险保险公司认为,事故车辆以非营运车辆投保了交强险,后改变车辆的使用性质,投保人应先补缴保费差价,才能在交强险的范围内获得赔偿。

    商业三者险保险公司认为,投保人改变了车辆的使用性质,未将该情况通知该公司,根据《保险法》的相关规定,保险人不承担赔偿责任。

    网约车平台公司认为,廖某是该出行平台注册的网约车司机,事故发生时是履行平台指派的客运任务,事发时车辆投保了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保险公司应当在其承保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

    乘车人颜某认为,其与出行平台之间成立客运合同关系,平台公司作为承运人应就客运合同履行期间发生的损害承担赔偿责任,不同意承担赔偿责任。

    经审理,法院判决交强险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先行承担赔偿责任,商业三者险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约定不承担赔偿责任,对秦某超出交强险范围的损失,由颜某与网约车平台公司各承担50%的赔偿责任。

    法官说法

    北京市海淀区法院法官游晓飞指出,本案中,廖某使用登记为非经营性质的车辆投保商业三者险,在保险期内改变车辆的使用性质且未通知商业三者险保险公司,所以商业三者险保险公司依据《保险法》及保险合同的约定不承担赔偿责任。

    对超出交强险范围的损害部分,应由侵权人予以赔偿,本案中,首先确定侵权人为交通事故认定书中认定的司机廖某。在颜某未在安全停靠地点开车门下车时,廖某应尽到安全提示义务及制止义务,以保证乘客及停靠地点周围其他交通参与人的安全。颜某作为车辆乘客,在明知车辆未到达安全停靠地点时即开启车门下车,且未尽到开车门的安全注意义务,其行为存在过错,也应承担相应的责任。所以廖某与颜某应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而廖某系在接受网约车出行平台指派,履行出行平台与颜某的客运合同,在履行合同过程中,廖某属于提供劳务的一方,其因劳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网约车平台公司作为接受廖某劳务的一方应承担相应的替代责任。综上,依据事故发生的原因力及避免危险发生的控制力等确定,颜某与网约车平台公司对秦某超出交强险的损失各承担50%的赔偿责任。

    代驾司机“账号外借” 出事故平台不免责

    典型案例

    黄某在晚餐喝酒后,通过某APP平台叫了代驾,代驾司机王某驾车时与行人余某发生碰撞,造成余某受伤。事故经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认定王某负全部责任。事发时肇事车辆在保险公司仅投保了交强险。

    余某诉至法院,要求代驾司机王某、私家车主黄某、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及某APP平台公司、代驾业务的具体运营公司、与代驾司机签订劳务协议的劳务公司承担赔偿责任。

    保险公司同意在交强险限额内承担责任,黄某则辩称,相应的赔偿责任应该由代驾公司承担。

    APP平台公司辩称,其是APP出行平台软件的开发设计者和所有人,代驾业务是由代驾公司提供服务的,公司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代驾公司辩称,如果是正常的注册司机提供的代驾服务,出了事故可以走代驾责任险。但王某其实并非注册司机,而是某注册司机的兄弟,属于账号外借,其发生事故造成的损失,应该由王某个人承担赔偿责任。

    劳务公司辩称,其是与案外人王某二签订的劳务协议,本案中的王某不是该公司的签约司机,王某发生的事故与其无关。

    经审理,法院判决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先行承担赔偿责任,对超出交强险范围的损失,由信息公司即APP平台公司承担赔偿责任。至于信息公司与各关联公司之间的经营关系可视为其内部关系,不具有对抗第三人的效力,第三人有理由基于对APP出行平台经营行为的信任,要求信息公司承担相应责任。线上司机与线下司机不一致的问题也属APP平台公司的内部管理问题,平台公司不能以账号外借作为免责事由进行抗辩。

    法官说法

    北京市海淀区法院法官游晓飞指出,在确定平台公司的责任承担规则时,应当全面衡量受害人、注册司机、平台公司及行业发展等各方利益,侧重于受害人救济,兼顾新业态发展。本案中,APP平台公司的地位不仅是代驾、快车、专车等业务的平台构建者,同时是相关业务的经营主体,既是风险开启者,又是运营利益享有者。本案中,由APP平台公司承担赔偿责任,再由其按照内部约定去追究各关联公司的相应责任,更有利于保障受害人的利益。

    对代驾司机进行资格审查和备案管理,保证线上注册的司机与线下实际提供服务的司机一致是平台经营主体的基本责任,借名注册或者账号外借引发的问题属于APP 出行平台的内部管理问题,平台公司不能以账号外借作为免责事由进行抗辩。本案中,王某是通过APP 出行平台接受的代驾指令,从而为黄某提供代驾服务,整个交易过程都是通过APP 出行平台完成的;代驾服务费标准是通过APP 出行平台公布的,而王某和黄某均无议价权,王某仅以付出的劳动获取相应报酬,故信息公司对王某在从事代驾服务过程中发生的交通事故应当承担经营主体的替代责任。

 
来源:中国消费者报    作者:记者 任震宇    编辑:陈俊男    
分享到:
 
 

我也来说两句: 0条评论 查看评论
会员登录名 密码 [注册]
 
More>>  
·去年共享经济市场规模超5万亿元
·“看起来不好吃”的零食更容易走红
·“旅游+”成旅游纠纷新灾区 法院发布消费提示
·当心! 安装个手电筒APP 你可能就“裸奔”了
·7万元“南极追梦”成“糟心之旅”
·别急!杭州94家祐康提货点都正常营业
·手机扫码支付新规4月起执行 每日500元你够...
·快递从杭州到欧洲最快只要5天 杭州开通全 ...
·2017年度杭州跨境电子商务指数发展报告公布
·亡羊补牢 脸书终止与大数据企业合作
·泰国皮皮岛玛雅海滩 6月起暂停开放4个月
·今年“玻璃心”又要碎了 因为玻璃建材涨价啦
·以茶为名,杭城打造茶产业链闭环
·降价后的MUJI或许才是真正的“无印良品”
·“菜篮子”里也有春意 露天蔬菜开种、小龙...
·短视频捧红车顶玩偶 “葫芦娃”、“蜘蛛侠...
·门店停业人去楼空 万元余额退还未
·共享停车位现身武汉 运营商:推广阻力重重
·现金贷业务乱象:利率畸高暴力催收 就怕借...
·人民网评:医保卡非医疗消费,怎么就管不住?
·新华时评:“隐私换便利”,用户真愿意?
·金卡会员价更高 互联网商家为何“杀熟”没...
·洁厕灵变成处方药 到底是医保卡还是消费卡?
·补习班男教师殴打学生被拘 辅导机构涉嫌无...
·到国外能轻松赚到大钱? 警惕对外劳务三大...
·教育部:加快推进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
·大数据精准“杀熟” 用户权利如何尊重
·小心!点个红包有可能"被贷款" 有人借9千还...
·浙大美女教授透露最新研究:手机支付输密 ...
·一年花几百元就能保障100种重疾?保费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