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网消费>>消费资讯
粉丝锁场保排片,电影市场是能锁得住的吗?
 
2017-08-10 14:51:04   杭州网

    中国消费者报报道 近日,赚足了媒体和观众眼球的无疑是创造了国产电影票房奇迹的《战狼2》。截至8月10日,《战狼2》的票房已经突破38亿元。电影院购片排片,消费者买票观影,本是简单的市场行为,然而,同期上映的另一部电影《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以下简称《三生》)却将一个新名词——“锁场”推入大众的视线。什么是锁场?锁场的背后有什么样的故事?这样的行为合法吗?笔者进行了调查。

    锁场与反锁场的较量

    何谓锁场呢?电影排片公布后,如果出现空场,电影院可能会换播其他影片,粉丝第一时间购买空场次的电影票,电影院就不能撤场或换场,以保证电影排片,此举被称为锁场。提前大量锁场还可以给电影院传递一个“这部影片很受欢迎,需要大量排片”的信息,以提高电影的排片量。

    据了解,电影《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在预售阶段,粉丝就开始有组织地开展锁场大业,从网友保留的截图可以看到,粉丝们通过贴吧、微博征集买票人、取票人,并标明费用报销,还设立了区域负责人。在他们看来,这样做可以“让路人有机会观影”。

    一个名为“夜华奶妈养殖场”的微博账号统计了全国各个城市粉丝锁场的数字及排名,仅8月1日,在全国53个重点关注城市中,预售场次68619场,锁场数为42091场,比例高达61.34%,其中锁场完成率前三名为北京、吉林、安徽。

    有粉丝团还制作了锁场攻略,标示了锁场的重点时间为电影上映的首日和次日,以及上映首周,优先锁定地段佳人流多影院的非黄金时段,指导粉丝“科学锁场”,以期“把每一分钱都用在刀刃上”。

    有消费者认为,如果锁场真的能够让更多的人选择观看这部电影也无可厚非,毕竟,观众有权利选择看什么样的电影。

    然而,电影上映后,票房迅速“扑街”,上映后的第一个周末,中国票房网统计其场均人次为27和24。也就是说,很多的场次真的只是被锁住了,而并没有填上。

    于是,一场来自院线的“反锁场”行动开始了。从消费者晒出的短信、订票截图来看,不少电影院的机器“出现了故障”或者片源“出现了问题”;还有的电影院直接将场次设置为“已售完”,以对抗粉丝锁场,哪怕这一场不播,至少节省了空调、放映等成本;有的电影院将该影片安排在早、晚场,或者安排IMAX播放,试图用高价票遏制锁场行动。

    当然,粉丝们不会善罢甘休,他们在网络购票后迅速取票,实体票在手以降低被退票的概率,并纷纷在网上晒出自己被退票的截图,联系片方处理,还有粉丝表示要通过管理部门维权。

    影院可以选择退票吗

    在这场锁场与反锁场的闹剧中,有粉丝团提出了这样的口号:“在成为粉丝之前,你首先是一个站直的消费者。你的每一张电影票,都是一纸小而薄的合约,如果院线因为利益所趋,漠视罔顾消费者的权益,单方撕毁合约,这都是法律所不容许的。”

    北京市律师协会消费者权益法律专业委员会主任芦云认为,从消费的角度来说,电影院既然将播映场次对外公示了,就构成了合同邀约,消费者买了票,影院不播就是违约,应当退票或者提供其他的补偿。但是,在合同履行的过程中,会有各种各样的变化,如果说因为客观条件发生变化,造成影院确实不能如期播映,也可以终止合约。这种情况下,影院首先要提供相应的证据,是什么原因导致不能播放,电影院有举证的责任,其次必须有补救措施。事实上,即便电影院真的是出于成本的考虑,因为上座率太低而不愿履行合约,也是可以选择给观众并场或者退票。另外,如果上座率真的很低,影院从成本角度无法履行合约,此时一定要求其履行,这本身也不符合《合同法》的初衷。

    也有评论认为,市场有其自身的规律,粉丝如果真的是“一票锁场”,实际是扰乱市场秩序,为了保证院线的占有率,其目的不是消费,而是绑架了影院,不能完全从消费维权的角度去考虑。

    为什么会有“反锁场”

    事实上,锁场并不是一个刚刚诞生的新名词,近些年一些使用了“流量明星”的电影都不同程度地出现过锁场的情况。锁场一词在粉丝圈和电影界,其实是大家心照不宣的存在。那么,为什么这一次的锁场行动会招来院线的“反锁”呢?

    这要从常规锁场的操作方式说起。有业内人士表示,常规的套路是先锁场后填场,一般采取“回型锁”的方式,即先期少量购买放映厅边角位置,将中间的黄金位置留给普通观众,一般是买两排左右的位置,让每场电影至少卖出去约20张票,同时,粉丝会通过购票平台了解影院出票情况,对一些出票率非常低的场次,会组织购票,以保证电影有一个看得过去的上座率,一般会争取达到40%,这种行动被称为填场。

    也就是说,就锁场问题,在影院和粉丝之间,其实是有一个约定俗成的平衡,粉丝和片方得到了想要的排片率,影院也有票房和爆米花等衍生服务的收入,如果这种平衡不被打破,锁场不一定会成为一个被拿到明面上来谈的话题。

    而通过“夜华奶妈养殖场”发布的信息来看,绝大多数的场次只买了一张票锁场。业内人士表示,如此大张旗鼓的“一票锁场”确实少见。

    南京某影院的经理表示,该影院一天就损失了4万元。根据猫眼专业版的统计,《三生》8月5日上座率为21.4%,6日上座率21.3%,同期《战狼2》的上座率则是55.5%和55.7%。

    一边是被锁住却上座率极低的《三生》,一边是口碑票房双丰收的《战狼2》,影院作为市场主体,盈利是其根本目的,自然不会任由场次被锁。

    锁场并不能锁住票房

    粉丝和影院的这场较量也刷新了很多普通观众的认知,有网友表示:“看到锁场一头雾水,啊咧!还有这种操作?”还有网友形容锁场行动“如同在一家海底捞占了几十桌,每桌只点一盘豆芽菜”。

    更多的电影院选择了淡然处之的态度,没有选择退票,而是及时减少排片量止损。北京市丰台区万达影城一位工作人员告诉笔者,《三生》在该影城的上座率确实不高,刚刚过去的周日上座率仅有21.29%。他表示,“我们也不能判断是不是一票锁场,只要有一个人买票,我们就会播放,但这样肯定是赔钱的”。北京横店影城王府井店市场部经理告诉笔者:“现在是暑期,是电影市场的旺季,哪个影片卖得好,我们就会多排”。

    业内人士称,“一部电影,如果开始和院线关系处理得好,可以多排点场次。可是,两三天之后,就见分晓了,如果排得多但是上座率少,那么肯定院线就要减少排片率,所以即便锁了场,但是没人进来看,也是没用的”。

    一位电影制作人告诉笔者,粉丝锁场并不会对电影票房产生根本的影响,尽管说一两张票也是票房,但如果没有能够带动普通观众入场,对整体的票房提升没有效果。“一般片方也会觉得这种做法有损形象,不仅是电影演员个人的形象,制作方的形象也会受影响。”这位制片人说。

    粉丝经济当然不能小觑,这也是片方邀请“流量明星”担纲主演的重要原因,但粉丝的消费能力毕竟是有限的,电影最终面向的是更广阔的市场和更多元化的消费者群体。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文化消费在很多家庭消费占比越来越高,中国人民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发布的“中国文化消费发展指数(2016)”显示,我国文化消费综合指数持续增长,由2013年的73.7增至2016年的81.5,平均增长率为3.4%。可见,人们投入到文化消费中的精力和金钱都在不断增加,只要是真正优秀的作品,就不愁没有市场。而一部影片要想真正取得漂亮的票房成绩,最重要的还是获得更广泛观众的认可。

 
来源:中国消费者报·中国消费网    作者:黄磊    编辑:陈俊男    
分享到:
 
 

我也来说两句: 0条评论 查看评论
会员登录名 密码 [注册]
 
More>>  
·网络课程买了就不能退?
·"脑立方"培训班是神奇还是忽悠? 有孩子辍 ...
·九寨沟管理局:旅客可通过3种方式退景区门票
·网上买课成时尚 课堂常有“广告植入”
·食药监总局:杜绝不合格药品流入九寨沟地 ...
·戳穿保健品体验店营销套路:一哄、二吓、 ...
·地震救援进行时 各航空公司启动应急预案
·高温下杭城菜价涨跌互现 蔬菜价格涨幅放大...
·杭州萧山国际机场通过国家质检总局进境水 ...
·有杭州企业试水玩具共享
·提倡共享的凹凸租车 售后服务遭遇诟病
·美国麦当劳被爆冰淇淋机发霉 下城突查23家...
·你碰到过装修问题吗? 省消保委联合省装协...
·余杭区设网络纠纷人民调解机制 21个工作日...
·愿意重铺地板 却不愿意退货退费 经销商与 ...
·消费者网上购买机票收到诈骗短信 责任谁担?
·国内儿童专用药占比不足2% 剂型、规格严重...
·北京15家房屋中介坑害消费者被查 自如有家...
·广东省消委会调查发现:涨价难解小区停车难
·“抽查宝”产品发布 解决年报信息核查难
·全棉时代天猫超级品牌日 陈晓、陈妍希分享...
·20款智能手机大比拼 国产小米性价比最高
·九寨沟县工质食药监管局震后稳定市场供应
·九寨沟地震 多家旅行社紧急宣布退订措施
·前7月国内召回682万辆车 气囊和安全带问题...
·共享电单车不受鼓励:安全隐患突出 电池污...
·月嫂市场有哪些潜规则?价格越高服务未必越好
·7月电费单让你吃惊了吧 有没有靠谱省钱办法?
·“作业帮”等多款学习APP惊现“黄段子”
·杭州医保卡牛了 基本全国可以刷
  友情链接: 杭州日报 | 都市快报 | 每日商报 | 杭州网 | 浙江消费维权网 | 中国消费网 | 3C数码 | 世纪保网
 
消费头条网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60221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5105
杭州网(杭州网络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法律顾问:浙江智仁律师事务所律师 马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