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网消费 > 消费资讯
杭州网消费>>消费资讯
德邦弄丢毕业证学位证 用户追讨只承诺赔三倍运费
 
2019-08-22 08:54:46   杭州网

中国之声 江苏台记者 范志凯

德邦快递弄丢毕业证学位证,被用户追讨五个月只承诺赔三倍运费

据中国之声报道,近日,发生在辽宁的“价值数万包裹被销毁仅赔300元”的消息,引发公众广泛关注。本月19号,涉事物流公司德邦快递发声明,将事件描述为“一起严重的投递失误”,并强调,“我们一定负责到底,待收到损失清单后,将合情、合理、合法进行理赔。”

而日前,又有用户就理赔问题投诉德邦快递。江苏宿迁的赵先生,包括女儿毕业证、学位证、笔记本电脑、小电器在内价值上万元的快件被德邦快递弄丢了,苦苦追讨了近五个月,对方却说,只能赔3倍的运费。

价值上万元包裹被德邦错运丢失

德邦弄丢毕业证学位证 用户追讨五个月只承诺赔三倍运费

今年3月24号,赵先生的女儿从广州离职,准备回老家宿迁工作,因为行李太多,便通过德邦快递广州天河区棠下村营业部运送物品回家。她一共寄了三个包裹,其中两个包裹装的是被褥和衣服,另外一个粉色行李箱内则装了笔记本电脑、毕业证、学位证、夹克和小电器等一些贵重物品,快递单尾号分别为001、002和003,费用为278元。

3月27号,赵先生陆续收到了前两个包裹,但装有贵重物品的粉色行李箱却迟迟未到。赵先生称,到28号下午,被告知003这个包裹单号出了问题。德邦称可能因为快递员失误又贴了一个单子,贴成了往旧衣服回收厂运送的单子。

因为丢失的包裹里面有赵先生女儿的毕业证和学位证书,补办很麻烦,父女二人十分着急,立刻买票从江苏赶往广州。

在德邦快递当地的物流仓管中心,广州天河区棠下村营业部的陈经理向他们出示了一段录像,上面显示一个疑似赵先生女儿行李箱的包裹被大货车运往了旧衣物回收企业广州普联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但他们到现场查找之后,却一无所获。

对于刚刚准备换新工作的赵先生女儿来说,丢失的毕业证和学位证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更令她感到不满的是,在发现快递异常之后,德邦快递并未第一时间为其寻找失物,这也延误了找到快递的时机。赵先生女儿说:“毕业证丢了没有办法补办的,找新工作肯定是要用到毕业证的。我们去找了他们之后,他们才知道去中转站和旧衣服回收厂那里调监控,他们之前都没有想到,如果当时及时去那里调监控的话,那个箱子找到的几率就比较大一些。”

据赵先生估算,除了毕业证和学生证,里面的物品价值约为15000元;父女二人为了寻找快递,到达广州的交通食宿费用约4000多元;又到南京登报声明毕业证、学位证遗失花费约1000元,总计损失在20000元左右。

德邦开始表示愿赔1088元,被拒绝后就杳无音讯

然而,从三月份至今,经过几个月的沟通,德邦快递只表示愿意赔偿1088元(含原278元快递费),这与赵先生的实际损失相去甚远。赵先生说:“德邦快递一开始说是赔700多,后来涨到800多,最后一次说是赔我1088元,我说不可能,我那里面东西都值15000多元,然后人工去找,总共花了20000多元。后来我打电话,根本就打不通了,没人接电话,3月份我就开始交涉了,跟他们德邦客服联系了,一直到现在。”

8月20号,记者多次尝试联系广州德邦快递的工作人员,多次沟通之后,原本负责德邦快递该网点的的陈经理面对记者的询问,却声称自己目前只是挂职状态,将事情推得干干净净。陈经理说:“应该是找不到了吧,这个事情我好久没有管过了。(为什么会弄错了呀?)这个我不太清楚,应该是贴错标签了吧,你打给我没用啊,我现在只是挂职在那里,我现在半个月没去公司了。(那您跟我说,我能去找谁啊?)找德邦去啊,找谁我怎么知道啊。”

针对此事,江苏天煦律师事务所张赛律师表示,虽然《邮政法》规定:对于未保价的邮件丢失、损毁或者内件短少的,按照实际损失赔偿,最高赔偿额不超过所收取资费的3倍。但此类情况更应当适用于《合同法》,德邦快递应承担违约责任,赔偿客户的全部损失:“如果我们的消费者能够举证出来,我实际托运的物品的价值,而最后托运的物品也被证实因为快递公司或者邮政弄丢了。那么,本身在合同履行上具有瑕疵的一方,就应该承担全部的赔偿责任。”

截至记者发稿前,赵先生再次联系上了德邦快递客服,将丢失行李箱内的物品清单及价格发给对方,但目前还未得到回复。


 
来源:中国之声    作者:江苏台记者 范志凯    编辑:陈俊男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我也来说两句: 0条评论 查看评论
会员登录名 密码 [注册]
 
More>>  
·粉丝掏千万给大V刷单被骗 产品没收到货...
·国家邮政局集中开展快递末端服务违规收费...
·乔家大院重新开馆:门票降价、景区内大部...
·新能源车险“高保低赔”,是“霸王条款”...
·上海市通信管理局、市场监管局联合约谈电...
·“四洲”粒粒橙汁菌落总数不符合国家标准...
·颐和园内一商店销售“玛瑙手串”实为石英...
·最高检、公安部“反诈十课”揭示手机AP...
·以租代售 以次充好 “弹个车”频遭投诉...
·离中秋还有三周,大闸蟹已火爆开售 最快...
·曾经一地鸡毛的共享单车 能否在杭州走出...
·上半年中国出境游人数增长14% 赴欧游...
·是“霸王条款”还是行业特殊?新能源车险...
·海底捞何以红火
·除了广告还是广告的百度 如何走下去?
·品质比去年更佳 “大块头”估计不少 今...
·萧山创新引入第三方机构 开展食品生产企...
·选购的帝梵尼家具颜色与实物不符能否退货...
·《关于在市场监管领域实施轻微违法行为告...
·Magical Nail美甲美睫店关门...
·骚扰电话黑色产业链调查:一万条个人信息...
·保健食品能否“管住、管活、管优”?
·共享汽车撞人 保险公司不能拒赔
·期待“摘星”倒逼酒店业健康发展
·空调企业“论战” 价值竞争胜过价格比拼...
·消费者收入提高 私家团折射出境游新需求...
·乔家大院降价是种“自我救赎”
·千里奔袭捉“李鬼” 安徽广德查办特大产...
·大连市首次对婴幼儿配方乳粉实施质量安全...
·上海检察机关首次探索诉前消费风险警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