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网消费 > 消费资讯
杭州网消费>>消费资讯
音乐作品侵权行为频发 知识产权保护任重道远
 
2019-11-18 09:10:15   杭州网

严惩“洗歌”牟利保护原创作品

音乐作品侵权行为频发知识产权保护任重道远

● 频频出现的“洗歌”现象,与当前流行音乐的整体发展环境有较大关系。权利人经常由于各种原因放弃维权,实则在客观上纵容了侵权行为,因此受害者应及时运用法律武器积极主张、维护自身权利

● 对于“洗歌”行为,著作权法在这方面的规定已经比较完善。目前,被侵权人可以采取的维权方式主要包括提起民事诉讼、向版权行政执法机构进行举报、向网络平台举报投诉等。如果网络服务提供者对于侵权者的行为是明知或应知的,对此承担连带责任

● 应当加大对侵权行为的打击力度,尤其是通过进一步完善著作权法,加大惩处力度。那种有明显恶意,专门靠侵权方式谋取不当利益,有组织、有目的的行为,和一般社会公众为了好玩偶尔为之的行为是不一样的,要区别对待,从法律上给予严惩

法制日报

□ 本报记者  杜 晓

□ 本报实习生 李涵雯

不久前,一首名为《孤芳自赏》的歌曲在网上突然走红。但不少网友很快便发现,这首所谓的原创作品与国外某乐队的歌曲《Something just like this》高度重合。

近年来,伴随着网络直播和短视频等快速发展,关于歌曲抄袭的争论也屡屡见诸报端。由此可见,知识产权保护依然任重道远。近日,《法制日报》记者对此进行了采访。

洗歌现象愈演愈烈

侵权行为屡屡发生

在舆论的压力下,《孤芳自赏》的作者杨小壮承认歌曲抄袭,这首歌也被全网下架。

对此,杨小壮在微博中表示:“我对自己之前的无知和冲动深感愧疚,错了就是错了,错了就得认。这首歌曲,我会改掉抄袭的部分,改变旋律,换个名跟大家见面,我不去蹭这首歌的热度。同时,我也委托公司去协调正版版权,我希望《孤芳自赏》这个名字再出来时,是首干干净净的歌曲。”

随后,歌曲更名为《我承认我自卑》重新上架,但是旋律还是和《Something just like this》比较相似。

宋某某有着“90后神曲偶像第一人”之称。2016年,其新歌《一厘米的距离》被指抄袭周杰伦的《夜曲》。其中,乐评人邓柯认为,“《一厘米的距离》副歌所有和声连接和《夜曲》完全重合”,“和弦切换点的旋律位置也完全重合”。

近年来,宋某某推出的不少歌曲都引发争议。据了解,宋某某曾经发微博称,“一首歌不管被多少人贬,也总有人喜欢,不管多少人捧也总有人讨厌”,“作为一个新生代歌手,我至少每天都在努力创作”。

对于“洗歌”引起的种种争议,不愿透露姓名的独立音乐人孟三(化名)告诉《法制日报》记者,频频出现的“洗歌”或者说抄袭现象,与当前流行音乐的整体发展环境有较大关系。

“出现‘洗歌’现象的很大原因,就是有些所谓的音乐创作者没有创作思路,不明白什么叫创作。创作其实是一个从无到有的过程,但是现在大家急功近利,想要快速做出一个东西去发表,让听众知道有他这样一个人,不愿意踏踏实实沉下心来创作音乐。现在有不少都是口水歌,像以前那种经典歌曲越来越少,也是因为一味迎合市场而造成的。”孟三说。

据孟三介绍,还有些人写歌不是为了火,而是为了挣钱。他们在写出新歌之后会把作品直接卖给演唱者,所以有些所谓的原创歌手,可能并不是歌曲的真正作者。“如果你把我的歌曲版权买了,这首歌就是你的,并不算侵权。如果只是授予版权,就是你可以用我的歌,但要给我版权费,而这首歌的版权还是我的。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你发布歌曲之后不写我的名字就是侵权。”

“有时候由于前期版权洽谈疏漏,原作者在卖歌的时候没有想到这首歌会火。后来火了之后,原作者就会站出来说这首歌是他写的。”孟三说,歌手一旦面临抄袭的指控,往往会由公关公司出面做一些解释达到掩盖问题的目的。

“抄袭这种事情很不好听,所以公关公司最主要的目的是直接洗白。”孟三坦言,自己身边这种抄袭现象也有一些。“因为圈子小,每个人都会知道一些事情,但是彼此之间又都很熟,而且有些人已经小有名气。”

法律规范日臻完善

维权之路步履维艰

谈到对“洗歌”的看法,孟三的第一感觉就是痛心。“因为我自己是做音乐的,对于原作者来说每个作品都是来之不易的成果。其实写一个东西没有特别难,但却是我们用心创作出来的,就跟自己的孩子一样,如果有人在网上说这个孩子是他的,那我们会怎么想?”

“最开始学做音乐时,老师会教我创作的思路是什么,创作原因有哪些,而不是说让我去把哪些歌的曲子扒出来,或者歌词扒出来重新组装一下。某些情况下,哪怕是借鉴国外的一些曲子,拿回来填了词,或者重新改编里面的弦乐,仍然是抄袭。”孟三说。

采访中,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认为,“洗歌”行为如果构成著作权侵权,则侵犯了原音乐作品权利人的合法权益,是对别人智力成果的一种侮辱。没有经过授权使用他人作品或者使用他人作品的一些片段,实际上不利于保护创新,打击了原作者的创作积极性。从长远来看,这样的侵权行为破坏了音乐版权市场的正常秩序,不利于文化创新。

根据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的规定,音乐作品是指歌曲、交响乐等能够演唱或者演奏的带词或者不带词的作品。

“如果是歌词完全照搬,那一定是侵权行为。还有的不是完全照搬,而是照搬了部分。判断这种行为是否属于抄袭,主要是看照搬部分的内容、比例、篇幅,以及在原作品中所占的地位。如果原作品中主要的几句歌词被抄袭了,那也构成著作权侵权。”赵占领说,抄袭旋律同理,如果旋律完全一样的,毫无疑问就是侵权。如果有部分片段一样,那就需要判断是否构成抄袭,主要是看这段旋律在原作品中占的比例、地位等。

目前,网络上有时会出现热心网友剪辑的对比视频,将原作品与疑似抄袭作品进行对照,以此指证某些歌曲涉嫌抄袭。“要判定一首歌曲是否真的构成侵权,最终还是需要经过司法程序。如果没有进入司法程序,大家可能各执一词,不好评判。”赵占领说。

“在实际判定是否侵权的案例中,适用最广泛的规则是‘接触+实质性相似’。”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教授李顺德告诉《法制日报》记者,接触是指对于指控的侵权人,有没有可能接触到被侵害的权利的客体。比如说歌词、曲子是不是听到过、了解过,如果一首歌还没发表,那就没有接触的机会。而相似就是有过接触之后,看涉嫌侵权的创作是不是跟原创作品实质性相似。

李顺德认为,“接触+实质性相似”只是判断是否侵权基本的经验和方法,而不是最后构成侵权的标准。接触过表明涉嫌抄袭剽窃的可能性比较大,这是一个必须考虑的因素,但不是说有了接触就一定会侵权。

“最根本的方法还是要具体案例具体分析。关于判定是否侵权,著作权法、著作权法实施条例以及相关司法解释中涉及的具体条款、法律规范有很多,这种判断通常都是根据个案具体情况、具体行为,对照相关的法律条款和规范来做出具体判断的。”李顺德说。

赵占领认为,对于“洗歌”行为,著作权法在这方面的规定已经比较完善。被侵权人通常有这样几种维权方式:一是权利人自己维权起诉。这种情况下,权利人可能会综合考量,比如维权成本、维权收益,来综合评判是否选择通过民事诉讼的途径维权。二是向版权行政执法机构进行举报,版权行政执法机构进行调查核实之后如果确实存在侵权,会给予侵权方行政处罚。三是向网络平台举报投诉,这种情况通常依据的是《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中所规定的通知删除规则,要求网络服务提供者删除侵权作品,否则将承担连带责任。

“如果网络服务提供者对于侵权者的行为是明知或应知的,则直接对此承担连带责任。所以作者可以根据自己作品被侵权的情况,综合考量选择什么样的方式进行维权。”赵占领说。

多措并举严加惩处

营造良好创作环境

“虽然‘洗歌’行为已经屡见不鲜,我们也都习惯了,但还是希望有更多原创作品。哪怕创作出来的歌曲没有那么好,也不能去抄袭。不管是抄袭国内歌曲还是国外歌曲,都是一种很不道德的行为,真正的音乐人都看不起这样的人。”孟三认为,杜绝“洗歌”固然离不开法律手段,但还有一项有效的措施就是,需要做好正面教育和引导。

在李顺德看来,想要根治“洗歌”行为,很重要一点是要加强版权知识宣传教育,增强社会公众和权利人自身的保护意识。

赵占领认为,在权利人自己不举报的情况下,除非是直接使用他人作品未经授权的,否则版权执法机构不知道是否经过权利人授权、是否构成侵权,所以对于侵权行为需要权利人主动作为。但现实中,权利人经常由于各种原因放弃自己的维权,客观上纵容了侵权行为,因此受害者应当及时运用法律武器积极主张、维护自身权利。

尽管相关立法较为完善,但不是每一个权利人在受到侵害之后都会选择起诉。

“权利人不起诉的情况往往是由于有一些顾虑,多数情况下是因为成本的问题,诉讼维权需要有成本,而侵权赔偿的标准又不太高。有时候即使获得赔偿,也只是勉强达到维权成本,甚至得不偿失,所以从经济上来看并不划算。还有的权利人身在国外,在境内维权并不方便,或成本较高。种种原因导致有些权利人维权的积极性并不是很高。”赵占领说。

李顺德认为,现有网络侵权现象比较普遍,而这种侵权行为量大面广,有时候因为侵权者比较多,又找不着具体对象,给维权增加了难度,即便找到了具体侵权者,取证也会面临一些困难。“比如权利人今天在网上看到了涉嫌侵权的作品,过两天又被删了,便很难再找到。”

李顺德建议,应当加大对侵权行为的打击力度,尤其是通过进一步完善著作权法,加大惩处力度。那种有明显恶意,专门靠侵权方式谋取不当利益,有组织、有目的的行为,跟一般社会公众为了好玩偶尔为之的行为是不一样的,要区别对待,从法律上给予严惩。

 
来源:法制日报    作者:记者 杜 晓 实习生 李涵雯    编辑:陈俊男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我也来说两句: 0条评论 查看评论
会员登录名 密码 [注册]
 
More>>  
·网红带货出问题如何监管?必须保障消费者...
·四川省积极构建多元化消费纠纷化解机制
·上海双11期间网购类投诉举报同比下降1...
·医美面膜摇身变网红 热销之下还需理性对...
·三大运营商发携号转网细则 这一批号码不...
·跌了!11月以来 猪肉批发价格首次出现...
·涉案近18亿元跨国制假售假案告破
·过度包装“热” 环保包装“冷” 快递何...
·90后“秃”飞猛进 带来的假发套经济
·你没穿过几次的旧T恤 过阵子可能穿在一...
·三大运营商发布携号转网细则 四类号码不...
·网上公开售卖对公账户 诈骗团伙“升级”...
·安徽省查处94家违规住房租赁中介机构
·熬夜抢的“双十一”特价机票被取消 商家...
·疫苗真假,一扫便知!
·电子烟“禁售令”下存漏网之鱼?悦刻等电...
·区块链之于信息安全,是铠甲还是软肋
·“双十一”购物狂欢的同时 快递耗材垃圾...
·长沙多楼盘被指混凝土存质量问题 官方通...
·“双11”11年,在消费升级中成长
·文旅服务也能“淘宝” 市民游客99元看...
·8700亿元!今年“双11”期间中国网...
·抢抓中国消费升级,新产品、新服务层出不...
·31层楼卖出33层 内部认购买到“空气...
·人均下单1000元 消费市场未来增长空...
·网红带货反思 谁来扛起千亿流量市场背后...
·“双11”暂告段落 新消费时代有新的营...
·《北京市物业管理条例》公开征求意见 破...
·专家教你科学理性看待食品防腐剂
·商务部:“带货直播”须保障消费者权益